唐诗三百首
推荐 诗文 作者

记事的诗集共有8条

赋得霜上月

明代朱无瑕

夜色凉如水,霜华共月明。


谁招青女出,来伴素娥行。

感慨   文言文   记事  

谒华岳

宋代晏殊

杨赐岳所挺,严武金天晶。


二子为时出,雇我非炳灵。


维岳镇四方,气秀天骨青。


巀嶭立千仞,力能产公卿。


降神咏崧高,谶纬仍反经。


取象到执珪,谲怪如洞冥。


平生笑穷奇,立语心自惊。


我质培塿耳,胸中固峥嵘。


谁言华岳高,我山摩玉京。


是中所包藏,丹碧参瑰琼。


平居蛰云雷,飞雨溢四溟。


此岂真有之,落笔纷纵横。


发我文物秘,象渠膏泽倾。


太华屹不摇,我山身载行。

忧国忧民   农村   记事  

书巢记

宋代陆游

  陆子既老且病,犹不置读书,名其室曰书巢。客有问曰:“鹊巢于木,巢之远人者;燕巢于梁,巢之袭人者。凤之巢,人瑞之;枭之巢,人覆之。雀不能巢,或夺燕巢,巢之暴者也;鸠不能巢,伺鹃育雏而去,则居其巢,巢之拙者也。上古有有巢氏,是为未有宫室之巢。尧民之病水者,上而为巢,是为避害之巢。前世大山穷谷中,有学道之士,栖木若巢,是为隐居之巢。近时饮家者流,或登木杪,酣醉叫呼,则又为狂士之巢。今子幸有屋以居,牖户墙垣,犹之比屋也,而谓之巢,何耶?”


  陆子曰:“子之辞辩矣,顾未入吾室。吾室之内,或栖于椟,或陈于前,或枕藉于床,俯仰四顾,无非书者。吾饮食起居,疾痛呻吟,悲忧愤叹,未尝不与书俱。宾客不至,妻子不觌,而风雨雷雹之变,有不知也。间有意欲起,而乱书围之,如积槁枝,或至不得行,辄自笑曰:‘此非吾所谓巢者邪。’”乃引客就观之。客始不能入,既入又不能出,乃亦大笑曰:“信乎其似巢也。”客去,陆子叹曰:“天下之事,闻者不如见者知之为详,见者不如居者知之为尽。吾侪未造夫道之堂奥,自藩篱之外而妄议之,可乎?”因书以自警。淳熙九年九月三日,甫里陆某务观记。

抒怀   感慨   记事  

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

宋代王沂孙

泛孤艇、东皋过遍。尚记当日,绿阴门掩。屐齿莓阶,酒痕罗袖事何限。欲寻前迹,空惆怅、成秋苑。自约赏花人,别后总、风流云散。


水远。怎知流水外,却是乱山尤远。天涯梦短。想忘了,绮疏雕槛。望不尽,冉冉斜阳,抚乔木、年华将晚。但数点红英,犹记西园凄婉。

感怀   记事  

江梅

宋代王十朋

园林尽摇落,冰雪独相宜。


预报春消息,花中第一枝。

抒怀   感慨   记事  

菱溪石记

宋代欧阳修

  菱溪之石有六,其四为人取去,而一差小而尤奇,亦藏民家。其最大者,偃然僵卧于溪侧,以其难徒,故得独存。每岁寒霜落,水涸而石出,溪旁人见其可怪,往往祀以为神。


  菱溪,按图与经皆不载。唐会昌中,刺史李渍为《荇溪记》,云水出永阳岭,西经皇道山下。以地求之,今无所谓荇溪者。询于滁州人,曰此溪是也。杨行密有淮南,淮人讳其嫌名,以荇为菱;理或然也。


  溪旁若有遗址,云故将刘金之宅,石即刘氏之物也。金,伪吴时贵将,与行密俱起合淝,号三十六英雄,金其一也。金本武夫悍卒,而乃能知爱赏奇异,为儿女子之好,岂非遭逢乱世,功成志得,骄于富贵之佚欲而然邪?想其葭池台榭、奇木异草与此石称,亦一时之盛哉!今刘氏之后散为编民,尚有居溪旁者。


  予感夫人物之废兴,惜其可爱而弃也,乃以三牛曳置幽谷;又索其小者,得于白塔民朱氏,遂立于亭之南北。亭负城而近,以为滁人岁时嬉游之好。


  夫物之奇者,弃没于幽远则可惜,置之耳目则爱者不免取之而去。嗟夫!刘金者虽不足道,然亦可谓雄勇之士,其平生志意,岂不伟哉。及其后世,荒堙零落,至于子孙泯没而无闻,况欲长有此石乎?用此可为富贵者之戒。而好奇之士闻此石者,可以一赏而足,何必取而去也哉。

感慨   文言文   记事  

依韵奉和(四首)

明代祝允明

风情拟我杜樊川,惭愧秋娘拥两边。


俗眼从渠浪开合,生来粘在十三弦。

感慨   文言文   记事  

二月二十四日作

宋代陆游

棠梨花开社酒浓,南村北村鼓冬冬。


且祈麦熟得饱饭,敢说谷贱复伤农。


崖州万里窜酷吏,湖南几时起卧龙?


但愿诸贤集廊庙,书生穷死胜侯封。

忧国忧民   农村   记事  
© 唐诗三百首 豫ICP备16001114号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友提交及搜索引擎,如果我们的某些资料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或对您造成了任何程度的伤害,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处理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