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三百首
推荐 诗文 作者

记游的诗集共有9条

赓僧韵

明代朱元璋

天台五百尊,方寸皆明月。


月影弥千江,何曾有暂歇。


为斯妙用通,今古长不灭。


昔当悬挂时,诚非凡可越。


住世及应真,几度阿僧劫。


假锡作梯航,泛海涛如雪。


一旦杳无踪,暂与沙门别。


倏忽群禅中,孰能为机泄。


禅心旷无迹,如海亦何竭。


僧本具他心,宗门常合辙。

写景   写山   记游  

天目

明代袁宏道

  天目幽邃奇古不可言,由庄至颠,可二十余里。


  凡山深辟者多荒凉,峭削者鲜迂曲;貌古则鲜妍不足,骨大则玲珑绝少,以至山高水乏,石峻毛枯:凡此皆山之病。


  天目盈山皆壑,飞流淙淙,若万匹缟,一绝也。石色苍润,石骨奥巧,石径曲折,石壁竦峭,二绝也。虽幽谷县岩,庵宇皆精,三绝也。余耳不喜雷,而天目雷声甚小,听之若婴儿声,四绝也。晓起看云,在绝壑下,白净如绵,奔腾如浪,尽大地作琉璃海,诸山尖出云上若萍,五绝也。然云变态最不常,其观奇甚,非山居久者不能悉其形状。山树大者,几四十围,松形如盖,高不逾数尺,一株直万余钱,六绝也。头茶之香者,远胜龙井,笋味类绍兴破塘,而清远过之,七绝也。余谓大江之南,修真栖隐之地,无逾此者,便有出缠结室之想矣。


  宿幻住之次日,晨起看云,巳后登绝顶,晚宿高峰死关。次日,由活埋庵寻旧路而下。数日晴霁甚,山僧以为异,下山率相贺。山中僧四百余人,执礼甚恭,争以饭相劝。临行,诸僧进曰: “荒山僻小,不足当巨目,奈何?”余曰:“天目山某等亦有些子分,山僧不劳过谦,某亦不敢面誉。”因大笑而别。

写景   写山   记游  

尚书内相毛文简公挽辞

明代祝允明

休辰盛文化,畿吴富登庸。


蝉联首四方,蔼蔼来毛公。


翼翼宝玉执,桓桓岱山崇。


翊亮总王礼,启沃谐王衷。


三朝补阙衮,百辟詹清风。


职思谨诏相,不絿亦不竦。


公薨后吊恤,哀荣天壤终。

云衲野人

明代朱元璋

山人修道几经年,闻说飡松足意便。


时以断云完故衲,日将流水灌新田。


常勤侣鹤岩崖下,寂静俦猿烟雾边。


欲访未知何处住,料应霞举已成仙。

写景   写山   记游  

贺新郎·三山雨中游西湖

宋代辛弃疾

三山雨中游西湖有怀赵丞相经始


翠浪吞平野。挽天河谁来照影,卧龙山下。烟雨偏宜晴更好,约略西施未嫁。待细把江山图画。千顷光中堆滟滪,似扁舟欲下瞿塘马。中有句,浩难写。


诗人例入西湖社。记风流重来手种,绿阴成也。陌上游人夸故国,十里水晶台榭。更复道横空清夜。粉黛中洲歌妙曲,问当年鱼鸟无存者。堂上燕,又长夏。

写景   抒情   西湖   记游  

水调歌头·九日游云洞和韩南涧尚书韵

宋代辛弃疾

今日复何日,黄菊为谁开?渊明谩爱重九,胸次正崔嵬。酒亦关人何事,政自不能不尔,谁遣白衣来。醉把西风扇,随处障尘埃。


为公饮,须一日,三百杯。此山高处东望,云气见蓬菜。翳风骖鸾公去,落佩倒冠吾事,抱病且登台。归路踏明月,人影共徘徊。

瑞鹧鸪·城头月落尚啼乌

宋代苏轼

城头月落尚啼乌。朱舰红船早满湖。鼓吹未容迎五马,水云先已漾双凫。


映山黄帽螭头舫,夹岸青烟鹊尾炉。老病逢春只思睡,独求僧榻寄须臾。

写景   抒情   记游   厌倦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唐代李白

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


三杯容小阮,醉后发清狂。


船上齐桡乐,湖心泛月归。


白鸥闲不去,争拂酒筵飞。


刬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


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组诗   宴饮   记游  

侍从游宿温泉宫作

唐代李白

羽林十二将,罗列应星文。


霜仗悬秋月,霓旌卷夜云。


严更千户肃,清乐九天闻。


日出瞻佳气,葱葱绕圣君。

记游  
© 唐诗三百首 豫ICP备16001114号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友提交及搜索引擎,如果我们的某些资料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或对您造成了任何程度的伤害,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处理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