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三百首
推荐 诗文 作者

戏为韦偃双松图歌

唐代杜甫

天下几人画古松,毕宏已老韦偃少。


绝笔长风起纤末,满堂动色嗟神妙。


两株惨裂苔藓皮,屈铁交错回高枝。


白摧朽骨龙虎死,黑入太阴雷雨垂。


松根胡僧憩寂寞,庞眉皓首无住著。


偏袒右肩露双脚,叶里松子僧前落。


韦侯韦侯数相见,我有一匹好东绢。


重之不减锦绣段,已令拂拭光凌乱。


请公放笔为直干。

赞美   题画诗   意境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天下有几人精于画古松?毕宏已老韦偃还年轻。

画成停笔便觉松梢长风起,满堂观者无不动容叹神奇。

两株古松暴裂着长满苔藓的皮,盘绕的高枝有如青铁交错而屈曲。

剥蚀的树干好像龙虎的白骨,阴森的树叶好像低垂的雷雨。

松很处一位西域僧人在静息,眉发斑白神情超脱无拘羁。

袒露右肩光着双脚,身前松子落满地。

韦侯啊韦侯尽快来相见,我有一匹好素绢。

其价不亚于锦绣缎,舒展时把那光影乱。

我已让人把它修饰得平展,请您挥笔画直干。

注释

韦偃(yǎn):《历代名画记》“偃”作“鷃”,是唐代著名画家,本为京兆人,后寓居于蜀。

毕宏:当时著名画家,善画古松奇石,天宝年间官为御史,后拜给事中。

绝笔:谓画成而搁笔。长风起纤末:形容此画之笔力劲健,风格高举。

嗟(jiē):赞叹。

屈铁:比喻松枝弯曲而色黑如铁。

太阴:这里指阴森黑暗。

胡僧:西域僧人。憩(qì):休息。

庞眉皓首:长眉白头。住著:佛教用语,即执著。

偏袒(tǎn)右肩:佛教徒身披袈裟,袒露右肩,以表示恭敬。

韦侯:即韦偃。数:快。

东绢:四川盐亭县有鹅溪,县出绢,谓之鹅溪绢,亦名东绢。

锦绣段:精美的丝织品。

光凌乱:指素绢舒展时光影凌乱的样子。

直干:指树干挺拔的松树。

创作背景

赏析

此诗起句语调平缓,“天下几人画古松,毕宏已老韦偃少”总出韦偃善画松且正当年,接着,突然发出警语:“绝笔长风起纤末,满堂动色嗟神妙。”是说当韦偃画成搁笔的时候,松树梢末忽起清风,满堂观画的人都为之动色,惊叹松画的神妙。这与“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的惊人句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中段八句,具体描绘韦偃《双松图》中的景象,诗境即是画境。“两株惨裂苔藓皮,屈铁交错回高枝。”意思长满苔藓的双松树皮,已经坼裂,屈曲如铁的松枝,交错回环。“白摧”、“黑入”二句分承上文诗意,就“皮裂”和“枝回”作进一步的形象描绘。“白摧朽骨龙虎死”,是指松皮坼裂的枝干好象龙虎的朽骨,韦偃用枯淡的笔法画枝干,所以说“白摧”。“黑入太阴雷雨垂”,形容回环枝干上的松叶,好像下垂的阴云雷雨,韦偃用浓润的笔触画树荫,因此称“黑入”。“松根胡僧”以下四句,描写松下入定僧,神态宛然。须眉花白的胡僧在松下入定,右肩和双脚任其袒露,寂无声息,似乎在休憩,连松叶中的松子掉下来也不知道。

诗人喜爱韦偃的松画,于是备绢求画。“韦侯韦侯数相见”,可见诗人与韦偃已是熟识的朋友,所以他便拿出“不减锦绣段”的“好东绢”,请画家纵笔作画。韦偃画松,以屈曲见奇,画直干松就难以显示出他画技的长处,杜甫却请求他“放笔为直干”,这里是说:你能纵笔画直干的松树吗?强人所难,戏之也。也可见两人交情深厚。全诗别无“戏”意,直到结句才照应题上的“戏”字。

题画诗最基本的艺术要求是,诗人应当进入画的实境中,把绘画美转化为诗艺美。此诗开头四句和结尾五句,从《双松图》的艺术效果着笔,渲染韦偃画艺的出神入化,以至引起诗人的极大兴致,出绢求画。而中段八句,才是描写《双松图》的画面,画的实境是双松和松下老僧。前四句,描绘双松宛转盘曲之态、烟霞风云之变,着力表现松的奇崛之美;后四句,描摹松下老僧潇洒脱俗的神情,着力再现人物的灵异之美。松之奇崛和僧之灵异,融为一体,构成整幅《双松图》的绘画美。诗人用诗的语言再现了它们,造成了奇峭的诗境美。

杜甫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669篇诗文

猜您喜欢

周颂·振鹭

先秦佚名

振鹭于飞,于彼西雍。我客戾止,亦有斯容。在彼无恶,在此无斁。庶几夙夜,以永终誉。

诗经    赞美   

棫朴

先秦佚名

芃芃棫朴,薪之槱之。济济辟王,左右趣之。


济济辟王,左右奉璋。奉璋峨峨,髦士攸宜。


淠彼泾舟,烝徒楫之。周王于迈,六师及之。


倬彼云汉,为章于天。周王寿考,遐不作人?


追琢其章,金玉其相。勉勉我王,纲纪四方。

诗经    赞美   

大雅·旱麓

先秦佚名

瞻彼旱麓,榛楛济济。岂弟君子,干禄岂弟。


瑟彼玉瓒,黄流在中。岂弟君子,福禄攸降。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岂弟君子,遐不作人?


清酒既载,骍牡既备。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瑟彼柞棫,民所燎矣。岂弟君子,神所劳矣。


莫莫葛藟,施于条枚。岂弟君子,求福不回。

诗经    赞美    乐歌   
© 唐诗三百首 豫ICP备16001114号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友提交及搜索引擎,如果我们的某些资料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或对您造成了任何程度的伤害,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处理该内容。